《城市摄影》编辑部 半月刊 委印:中国-四川省青年摄影家协会 四川省连续性内部资料出版物准印证第02-040号(内部资料 免费交流)
普通阅读 第一版 第二版 第三版 第四版
2016第24期 2016第23期 2016第22期 2016第21期 2016第20期 2016第19期 2016第18期 2016第17期 2016第16期 2016第15期 2016第14期 2016第13期 2016第12期 2016第11期 2016第10期 2016第9期 2016第8期 2016第7期 2016第6期 2016第5期 2016第4期 2016第3期 2016第2期 2016第1期 2015第24期 2015第23期 2015第22期 2015第21期 2015第19期 2015第18期 2015第17期 2015第16期 2015第15期 2015第14期 2015第13期 2015第12期 2015第11期 2015第10期 2015第九期 2015第八期 2015第七期 2015第六期 2015第五期 2015第四期 2015第三期 2015第二期 2015第一期 2014第24期 2014第23期 2014第22期
当过县委书记的刘华

•龙绪明•


      对于全中国的摄影人来说,不!是全世界的摄影人。中国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色达县,已经不是一个陌生的名词,而就现在已经很热的旅游来讲,那里旺季更是一房难求……
      那有如一座城镇,漫山遍野都是僧房的五明佛学院,更是太多摄影人乐此不疲的镜中圣境。
      好多年前,刘华就是那里的县委书记。
      好多年前,什么搭台,什么唱戏的推广行为就是从刘华担任书记的那一任开始。
      1998年,一场声势浩大的藏区高原“色达(金马)草原摄影周”在那后来让参加者都梦绕魂牵的土地上展开,邀请函由CPL四川省青年摄影家协会主席李丹和中共色达县县委书记刘华亲自签发。
(邀请函)
      原订邀请60人的活动想不到超员接近到130人。许多人说,车坐不下,我们就站着去!我本人就是被挤在后面,坐在大客车通道的“地板”上去的。那时到色达的路太烂,汽车的颠簸是现在乘车人想象不到的。“轰”的一声,坐在“地”上的我们头可以撞到“天”上,“哧”的一声,前面过道上的乘客可以被后面的人压缩成一团肉饼……这样的车,坐了两天还是三天我记不清楚了,总之,有个晚上我们点燃柴火才终于熬过了山风寒气的威胁。一个晚上,天降暴雨,山洪光临,我们进入壤塘境内前行不得,后退不能,这个时候车上就已有人大叫:“我们要吃饭!我们要睡觉!”
      我们在这台大客车上“长途受苦”不说,那由尼桑,沙漠王子诸多进口越野组成的小车队也遇风险,狭窄的山道上,一辆司机“睡着了”对面开来的大货车直朝我们的一辆“王子”撞去,“王子”猛打了一个盘子,才让“睡驾车”擦破了一点皮,就这“一点皮”,让出事的车主赔了一万多元人民币,那可是当年的一万元呀!“越野”比“大客”的速度快,让李丹主席他们早到了一天多,这600多公里的山路,竟让我们的大客在路上足足跑了50多个小时。
      组织这场高原盛会之前,CPL四川省青年摄影家协会的主席李丹就对那片高山草原有一个“梦境”,碧水,蓝天,绿草,黄幡……谁知一到色达,天啦!场景竟然和她梦境所见一模一样,于是一张《色达的金马草原》就咔嚓一现。过了十八年,当刘华又一次站到李丹这幅作品面前时,不禁脱口而出,“绝版!”
(1988.色达的金马草原)
      说起色达的五明喇荣佛学院,我倒有几个故事。法王晋美彭措要给我们几位光临的贵宾“摸顶”,我却借故溜走,后来,教授级的摄影家李振盛对我说,法王摸顶是很不容易的事,您怎么突然跑了?我嘿嘿一笑。主事的丹增活佛文质彬彬,是李丹主席的朋友,学院有了电话后,他就第一个将自己的号码长途告诉了李丹。当然,那个时候还没有手机出现。学院僧众分藏汉两种,汉僧每月还由学院发给八百元的补贴。外来学佛居家的僧舍,当时好像是两千元一间,现在据说都十多万了……故事太多,就说到这里吧,回过头来说刘华。
      刘华好像是法医出身,当年在色达的天葬台刑侦屍身时,天上盘旋的秃鹰直扑而下,从他手里把正在查看的人头叼走。他紧追不舍,秃鹰自身太重,飞得不快,也飞得不高,他终于鹰口夺食,抢回了这个“物证”。
      湖北省摄影家协会当时来了十多个人,是个省级大团,有人夜里急病,他立马亲自驾车,把人送上医院的病床。后来,中国第一个高原藏区的摄影创作基地,就在他的手中建成。
      经营色达,这位书记倒真是煞费苦心。
      这个“摄影周”影响太大,后来协会做过一个统计,仅一个月内,在国内外各种媒体上发表的照片和消息的就有二百六十多家。
      刘华对摄影忘命的工作,是在他心脏“搭桥”手术之后出院两个月就上了西藏。有一次他把车开进水里,第一个从进水的车中抢出的就是他的相机……
      不过,于他来说,认真工作还是第一位的,所以,为了让他把心放在这个“第一位”上,四川省青年摄影家协会给他的始终也就只是一个会员资格。
      2015年,刘华从四川省的阿坝州中级人民法院院长任上退到二线,这个时候,他才真正地回到了“摄影”的这个家中。
 

2015年5月9日于茹苦斋中